日文有漢字,對台灣人說學習時非常方便;但漢字的方便,讓很多人很隨便。
很多人喜歡直接用中文唸日文的漢字,像是手順、格納,全都是用中文唸,不是唸てじゅん、かくのう;或是把日文漢字當作中文的單字使用,像是『這個我很上手』。一、兩個單字還好,但是大量使用,真的讓人看了很不舒服。甚至還有人誤用日文的漢字。之前就看過有人說:『到底該選哪一個好,我感到很苦手。』煩惱要選哪一個,不是應該是『苦惱』嗎,怎麼會是苦手!?

  剛學日文時,有時會不小心把日文的漢字當作中文單字使用。一開始發現時,也不以為意,甚至認為這是學日文的人才能理解的樂趣。之後越學越久,發現太過習慣直接用日文表達,自己的母語正一點一滴地被日文侵蝕。不單是文法,用字遣詞也會被影響。聽起來可能有點可笑,但我現在都會特別注意,自己有沒有講出很奇怪的中文,或者是直接把日文漢字拿來用。


  有一點我覺得滿可悲的是,現在台灣媒體很喜歡直接把日文的漢字拿來用!
像是『樂活族激增』,句中的『激增』是日文,中文的話應該是『急遽增加』吧。
或是『水玉包包』,『水玉』翻成中文,是『點點』的意思。(還有很多,但一時之間想不到)我知道很多詞彙,用日文漢字表達時,能夠更簡短,能達到"新聞標題精簡";或者是字彙新鮮(對於沒學過日文的人來說),更能吸引消費者的注意。但是因為這樣而濫用日文漢字,真的讓我無法接受。中文也是可以寫得很精簡的,中文的詞彙遠比我們想像的還多,一定還有很多特別的詞彙。

  語言是活的,只要我們還有在用,語言就會不斷地改變,有些字彙會消失、有些新的字彙會出現,這是避可不免的。我知道中文裡有很多的字,都是直接使用日文漢字而來的,像是政治、經濟、社會等(中文中不少有關西方概念的東西,大都是直接使用日文的漢字)。這些語彙,都是在當時所沒有的全新概念或物品,所以直接使用日文漢字,我就比較能接受。曾看過有人說:「英文因為融合了很多國家的單字,因而更強大。」這句話我很認同。如同清末民初時,中文大量地直接使用了日文漢字作為一個新的概念的詞彙。直接使用漢字,倘若是有個正當的理由使用,我可以接受。但今天,不少台灣人都是不順理不成章地濫用日文漢字,讓我覺得可悲,這種行徑不是讓中文融合他國語彙、讓中文更強大,而是在消滅自己的母語。


其他相關:
別殺死你的語言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喜歡BoA的日本歌手

試譯:BoA-Home 中文歌詞

comment iconコメント ( 0 )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trackback iconトラックバック ( 0 )

Trackback URL: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